产品展示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>吴俊:印度在藏南的“经营”到底有多大战略意

  近日,有报道称印度总理穆迪将于本月26号,出席刚刚竣工的“多拉萨迪亚大桥”的庆祝活动。这座长达9.15公里的公路桥,被冠之以“印度最长”头衔。报道称这座大桥改变了以往只能靠渡船,往来布拉马普特拉河,也就是雅鲁藏布江下游两岸的情况。而阿萨姆邦首席部长的喜悦之情更是溢于言表,称这座可以承载60吨以上坦克的桥梁,将使得在 “阿鲁纳恰尔邦”方向投送兵力的能力上,发生有利于印度的变化。部长的这一席话,一下子将这座大桥的意义提升到了战略高度。

  关于这座大桥建成的中文新闻,来源均为《印度时报》的一篇报道,内容里提到了桥梁长度和名称以及该大桥距离边境的距离,但是没有提及确切位置。

  多拉萨迪亚大桥这个名字笔者是第一次听说,当然,笔者可以肯定印度在布拉马普特拉河上造的桥,绝不止一座。几年前因为一些机缘,专门调查过阿萨姆邦的桥梁情况,如果计算当时已经使用的和在建的,整个阿萨姆邦流域内应该有5座桥。在展开有关这座桥的战略价值的话题前,先就让我们来找找,多拉萨迪亚大桥以及其他几座桥都在哪里。使用工具为谷歌地球。

  这座桥也是这条河上第一座桥,于1958年1月开工,1962年10月通车,通车时间更好赶上1962年中印边境的战斗。

  这座桥全长3.5公里。落成时间为1987年,有意思的是这个通车时间,也正赶在另一次差点酿成热战的中印边境冲突,从中似乎也可以看出,交通能力增长与印度当局战争冲动的正相关性。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,如果引申一下,应该还有一句:粮草未行,道路先修。

  按照印度国内新闻,这座桥本该在今年3月竣工,但是并没有听说印度总理已经去剪过彩的消息,可见还未完工。

  一般认为,布拉马普特拉河是雅鲁藏布江的下游,不过从地图看,布拉马普特拉河显然还有其他水系来源,比如这座多“拉萨迪亚”桥,应该与雅鲁藏布江没什么关系,流经这座桥的河流上游,可能是阿玉河或者恩姆拉河,水流比较缓和,这可能是这座桥按期完工的原因之一。

  京沪高速铁路丹阳至昆山段特大铁路桥,全长164.851公里,是世界第一长桥。由4000多孔900吨箱梁构成

  这座桥真的那么神奇?恐怕不然,如果中国造出这样一座桥,应该不会劳烦总理级别去剪彩,省长也未必去。即使随便用“中国最长桥”这样的关键字去搜索,发现印度这座桥立即就显得不那么高大上了,因为中国修建最长的桥,当然也是世界最长桥,竟然有165公里长。必须承认,看到这个数字时,笔者着实也吓了一跳。

  当然,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看,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,“多拉萨迪亚”大桥的建成,也确实会对控制线附近双方实力对比,造成一些有利于印度的改变。

  印度人固然在抱怨布拉马普特拉河难以驯服,但是这条河在进入阿萨姆平原后,已经平和了很多,只是变得宽阔了一些而已。阿萨姆地区平均海拔并不高,气候温和。相对而言,中国在整个中印控制线附近,所需要面对的地理环境,远比这里要险恶上不知道多少倍,大规模工程所需面对的困难,也远不是汛期河水上涨这样小儿科的“难题”。

  我国自上世纪50年代末,就一直试图修建一条进入墨脱的公路,62年开战前,抢修了一条骡马可以通过的山间小路。后来继续修路的努力也进行了很多次,也通车了很多次,但是最终因为塌方频繁,通车情况仍然还是很不理想,目前仍然在修建第二条进入墨脱的公路。总之,所有这些努力,也势必因为极端恶劣的地理环境,而变得非常艰辛。

  我们常说战争打的是后勤,这句话无疑是经过反复实践而得出的正确结论。强大如苏联,在入侵阿富汗的初期迅速控制了局面,但是因为通过兴都库什山的补给线异常艰难,使得其在长期化的战争中无以为继,最终认栽滚蛋。又比如二战期间,日本在缅甸战役初期一样顺风顺水,打的盟军丢盔弃甲,但是在英帕尔一役,因为后勤供应出现问题,被英军打的全军覆灭。

  当然上升到寸土必争的政治正确上,确实很难接受胜利后的撤退,因为军事毕竟是政治的延伸;但是军事上,计较争一城一地的得失往往是不智的。政治正确和军事正确应该如何取舍?

  1962战役的目,其实就是让印度看到我们用兵的决心。看到这种决心前,印度心理上处于优势,军队处于攻势。这一仗之后,印军心理上就一直处于劣势了,直到今天也是如此。看不到这层意义,也就不容易理解为什么印度要在前沿维持那么庞大的兵力,与远少于它的解放军对峙。在边境驻扎重兵,本质上是一种自甘弱势的防御状态,时刻提防着解放军居高临下冲下来,自己来不及调动人马。

  印度所挟的地利优势,也并不在于维持大量军队温饱上,其不断地推行移民政策,是比十万大军和60吨坦克更有威力的一张牌。

  不过,移民政策也绝非无懈可击,如果用多拉萨迪亚大桥(DholaSadiya)作为关键词搜索,就会发现除了排列首位的莫迪即将访问的新闻,排列第二位的,是这座大桥在今年年初被游击队袭击的新闻。报道称,1月份有两名警察在引桥施工区域巡逻时被武装分子打死。报道没有提及武装分子派别,但是至少可以看出,当地的治安形势不容乐观,并且武装分子就是冲着大桥去的,他们显然不喜欢这座大桥,以及大桥带来的所谓繁荣和人口翻番计划。

  阿萨姆以及周边地区的居民,无论是从语言、宗教或者长相上,都与次大陆上的印度人完全不一样,所以该地区分离主义势力一直蓬勃存在。比较熟悉的有左翼的曼尼普尔游击队和阿萨姆联合解放阵线(ULFA)。这些游击队或多或少都有分离主义倾向。

  简单说,除非使印度失去整个西古里走廊以东全部七个邦的领土,否则都很难颠覆这种先天地理环境,造成的供应线较短的优势。

  不过从南海填岛开始,不可能的事情正在慢慢发生了转变,事实表明,一旦我国将过剩产能充分运用在起来,让世人看不懂的奇迹还就真的发生了。如果善用这项能力,就可以弥补很多地利上的先天不足,给对手施加巨大且有型的压力。虽然愚公移山的行为,看似缓慢而又笨拙,实则威力巨大,因为在运用这项能力上,我国并不存在可以匹敌的对手,对于建造这样一座很普通桥梁都要庆祝一番的印度,自然就更不在话下。

  中印对峙至今,印度所挟的优势无非就是那几张牌。首先是先天地理环境造就的较短的补给线,这正是对峙长期化的症结所在。

  应对以上两点,并没有捷径可走,无非是“大巧不工”四个字,必须认识到印度拒绝边界谈判所造成的中印对峙,势必是长期化的,所以也无需与之争一日短长。只要运用我们的力量,将世界屋脊上道路建设好,将可以通过多雄拉山口的国产直升机大量生产出来,以及其他诸如此类的事情做好,压垮大象的那根稻草迟早会降临。

  近日,有报道称印度总理穆迪将于本月26号,出席刚刚竣工的“多拉萨迪亚大桥”的庆祝活动。这座长达9.15公里的公路桥,被冠之以“印度最长”头衔。报道称这座大桥改变了以往只能靠渡船,往来布拉马普特拉河,也就是雅鲁藏布江下游两岸的情况。而阿萨姆邦首席部长的喜悦之情更是溢于言表,称这座可以承载60吨以上坦克的桥梁,将使得在 “阿鲁纳恰尔邦”方向投送兵力的能力上,发生有利于印度的变化。部长的这一席话,一下子将这座大桥的意义提升到了战略高度。

  多拉萨迪亚大桥这个名字笔者是第一次听说,当然,笔者可以肯定印度在布拉马普特拉河上造的桥,绝不止一座。几年前因为一些机缘,专门调查过阿萨姆邦的桥梁情况,如果计算当时已经使用的和在建的,整个阿萨姆邦流域内应该有5座桥。在展开有关这座桥的战略价值的话题前,先就让我们来找找,多拉萨迪亚大桥以及其他几座桥都在哪里。使用工具为谷歌地球。

  这座桥也是这条河上第一座桥,于1958年1月开工,1962年10月通车,通车时间更好赶上1962年中印边境的战斗。

  这座桥全长3.5公里。落成时间为1987年,有意思的是这个通车时间,也正赶在另一次差点酿成热战的中印边境冲突,从中似乎也可以看出,交通能力增长与印度当局战争冲动的正相关性。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,如果引申一下,应该还有一句:粮草未行,道路先修。

  按照印度国内新闻,这座桥本该在今年3月竣工,但是并没有听说印度总理已经去剪过彩的消息,可见还未完工。

  一般认为,布拉马普特拉河是雅鲁藏布江的下游,不过从地图看,布拉马普特拉河显然还有其他水系来源,比如这座多“拉萨迪亚”桥,应该与雅鲁藏布江没什么关系,流经这座桥的河流上游,可能是阿玉河或者恩姆拉河,水流比较缓和,这可能是这座桥按期完工的原因之一。

  京沪高速铁路丹阳至昆山段特大铁路桥,全长164.851公里,是世界第一长桥。由4000多孔900吨箱梁构成

  这座桥真的那么神奇?恐怕不然,如果中国造出这样一座桥,应该不会劳烦总理级别去剪彩,省长也未必去。即使随便用“中国最长桥”这样的关键字去搜索,发现印度这座桥立即就显得不那么高大上了,因为中国修建最长的桥,当然也是世界最长桥,竟然有165公里长。必须承认,看到这个数字时,笔者着实也吓了一跳。

  当然,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看,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,“多拉萨迪亚”大桥的建成,也确实会对控制线附近双方实力对比,造成一些有利于印度的改变。

  印度人固然在抱怨布拉马普特拉河难以驯服,但是这条河在进入阿萨姆平原后,已经平和了很多,只是变得宽阔了一些而已。阿萨姆地区平均海拔并不高,气候温和。相对而言,中国在整个中印控制线附近,所需要面对的地理环境,远比这里要险恶上不知道多少倍,大规模工程所需面对的困难,也远不是汛期河水上涨这样小儿科的“难题”。

  我国自上世纪50年代末,就一直试图修建一条进入墨脱的公路,62年开战前,抢修了一条骡马可以通过的山间小路。后来继续修路的努力也进行了很多次,也通车了很多次,但是最终因为塌方频繁,通车情况仍然还是很不理想,目前仍然在修建第二条进入墨脱的公路。总之,所有这些努力,也势必因为极端恶劣的地理环境,而变得非常艰辛。

  我们常说战争打的是后勤,这句话无疑是经过反复实践而得出的正确结论。强大如苏联,在入侵阿富汗的初期迅速控制了局面,但是因为通过兴都库什山的补给线异常艰难,使得其在长期化的战争中无以为继,最终认栽滚蛋。又比如二战期间,日本在缅甸战役初期一样顺风顺水,打的盟军丢盔弃甲,但是在英帕尔一役,因为后勤供应出现问题,被英军打的全军覆灭。

  当然上升到寸土必争的政治正确上,确实很难接受胜利后的撤退,因为军事毕竟是政治的延伸;但是军事上,计较争一城一地的得失往往是不智的。政治正确和军事正确应该如何取舍?

  1962战役的目,其实就是让印度看到我们用兵的决心。看到这种决心前,印度心理上处于优势,军队处于攻势。这一仗之后,印军心理上就一直处于劣势了,直到今天也是如此。看不到这层意义,也就不容易理解为什么印度要在前沿维持那么庞大的兵力,与远少于它的解放军对峙。在边境驻扎重兵,本质上是一种自甘弱势的防御状态,时刻提防着解放军居高临下冲下来,自己来不及调动人马。

  印度所挟的地利优势,也并不在于维持大量军队温饱上,其不断地推行移民政策,是比十万大军和60吨坦克更有威力的一张牌。

  不过,移民政策也绝非无懈可击,如果用多拉萨迪亚大桥(DholaSadiya)作为关键词搜索,就会发现除了排列首位的莫迪即将访问的新闻,排列第二位的,是这座大桥在今年年初被游击队袭击的新闻。报道称,1月份有两名警察在引桥施工区域巡逻时被武装分子打死。报道没有提及武装分子派别,但是至少可以看出,当地的治安形势不容乐观,并且武装分子就是冲着大桥去的,他们显然不喜欢这座大桥,以及大桥带来的所谓繁荣和人口翻番计划。

  阿萨姆以及周边地区的居民,无论是从语言、宗教或者长相上,都与次大陆上的印度人完全不一样,所以该地区分离主义势力一直蓬勃存在。比较熟悉的有左翼的曼尼普尔游击队和阿萨姆联合解放阵线(ULFA)。这些游击队或多或少都有分离主义倾向。

  简单说,除非使印度失去整个西古里走廊以东全部七个邦的领土,否则都很难颠覆这种先天地理环境,造成的供应线较短的优势。

  不过从南海填岛开始,不可能的事情正在慢慢发生了转变,事实表明,一旦我国将过剩产能充分运用在起来,让世人看不懂的奇迹还就真的发生了。如果善用这项能力,就可以弥补很多地利上的先天不足,给对手施加巨大且有型的压力。虽然愚公移山的行为,看似缓慢而又笨拙,实则威力巨大,因为在运用这项能力上,我国并不存在可以匹敌的对手,对于建造这样一座很普通桥梁都要庆祝一番的印度,自然就更不在话下。

  中印对峙至今,印度所挟的优势无非就是那几张牌。首先是先天地理环境造就的较短的补给线,这正是对峙长期化的症结所在。

  应对以上两点,并没有捷径可走,无非是“大巧不工”四个字,必须认识到印度拒绝边界谈判所造成的中印对峙,势必是长期化的,所以也无需与之争一日短长。只要运用我们的力量,将世界屋脊上道路建设好,将可以通过多雄拉山口的国产直升机大量生产出来,以及其他诸如此类的事情做好,压垮大象的那根稻草迟早会降临。

  近日,有报道称印度总理穆迪将于本月26号,出席刚刚竣工的“多拉萨迪亚大桥”的庆祝活动。这座长达9.15公里的公路桥,被冠之以“印度最长”头衔。报道称这座大桥改变了以往只能靠渡船,往来布拉马普特拉河,也就是雅鲁藏布江下游两岸的情况。而阿萨姆邦首席部长的喜悦之情更是溢于言表,称这座可以承载60吨以上坦克的桥梁,将使得在 “阿鲁纳恰尔邦”方向投送兵力的能力上,发生有利于印度的变化。部长的这一席话,一下子将这座大桥的意义提升到了战略高度。

  关于这座大桥建成的中文新闻,来源均为《印度时报》的一篇报道,内容里提到了桥梁长度和名称以及该大桥距离边境的距离,但是没有提及确切位置。

  多拉萨迪亚大桥这个名字笔者是第一次听说,当然,笔者可以肯定印度在布拉马普特拉河上造的桥,绝不止一座。几年前因为一些机缘,专门调查过阿萨姆邦的桥梁情况,如果计算当时已经使用的和在建的,整个阿萨姆邦流域内应该有5座桥。在展开有关这座桥的战略价值的话题前,先就让我们来找找,多拉萨迪亚大桥以及其他几座桥都在哪里。使用工具为谷歌地球。

  这座桥也是这条河上第一座桥,于1958年1月开工,1962年10月通车,通车时间更好赶上1962年中印边境的战斗。

  这座桥全长3.5公里。落成时间为1987年,有意思的是这个通车时间,也正赶在另一次差点酿成热战的中印边境冲突,从中似乎也可以看出,交通能力增长与印度当局战争冲动的正相关性。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,如果引申一下,应该还有一句:粮草未行,道路先修。

  按照印度国内新闻,这座桥本该在今年3月竣工,但是并没有听说印度总理已经去剪过彩的消息,可见还未完工。

  一般认为,布拉马普特拉河是雅鲁藏布江的下游,不过从地图看,布拉马普特拉河显然还有其他水系来源,比如这座多“拉萨迪亚”桥,应该与雅鲁藏布江没什么关系,流经这座桥的河流上游,可能是阿玉河或者恩姆拉河,水流比较缓和,这可能是这座桥按期完工的原因之一。

  京沪高速铁路丹阳至昆山段特大铁路桥,全长164.851公里,是世界第一长桥。由4000多孔900吨箱梁构成

  这座桥真的那么神奇?恐怕不然,如果中国造出这样一座桥,应该不会劳烦总理级别去剪彩,省长也未必去。即使随便用“中国最长桥”这样的关键字去搜索,发现印度这座桥立即就显得不那么高大上了,因为中国修建最长的桥,当然也是世界最长桥,竟然有165公里长。必须承认,看到这个数字时,笔者着实也吓了一跳。

  当然,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看,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,“多拉萨迪亚”大桥的建成,也确实会对控制线附近双方实力对比,造成一些有利于印度的改变。

  印度人固然在抱怨布拉马普特拉河难以驯服,但是这条河在进入阿萨姆平原后,已经平和了很多,只是变得宽阔了一些而已。阿萨姆地区平均海拔并不高,气候温和。相对而言,中国在整个中印控制线附近,所需要面对的地理环境,远比这里要险恶上不知道多少倍,大规模工程所需面对的困难,也远不是汛期河水上涨这样小儿科的“难题”。

  我国自上世纪50年代末,就一直试图修建一条进入墨脱的公路,62年开战前,抢修了一条骡马可以通过的山间小路。后来继续修路的努力也进行了很多次,也通车了很多次,但是最终因为塌方频繁,通车情况仍然还是很不理想,目前仍然在修建第二条进入墨脱的公路。总之,所有这些努力,也势必因为极端恶劣的地理环境,而变得非常艰辛。

  我们常说战争打的是后勤,这句话无疑是经过反复实践而得出的正确结论。强大如苏联,在入侵阿富汗的初期迅速控制了局面,但是因为通过兴都库什山的补给线异常艰难,使得其在长期化的战争中无以为继,最终认栽滚蛋。又比如二战期间,日本在缅甸战役初期一样顺风顺水,打的盟军丢盔弃甲,但是在英帕尔一役,因为后勤供应出现问题,被英军打的全军覆灭。

  当然上升到寸土必争的政治正确上,确实很难接受胜利后的撤退,因为军事毕竟是政治的延伸;但是军事上,计较争一城一地的得失往往是不智的。政治正确和军事正确应该如何取舍?

  1962战役的目,其实就是让印度看到我们用兵的决心。看到这种决心前,印度心理上处于优势,军队处于攻势。这一仗之后,印军心理上就一直处于劣势了,直到今天也是如此。看不到这层意义,也就不容易理解为什么印度要在前沿维持那么庞大的兵力,与远少于它的解放军对峙。在边境驻扎重兵,本质上是一种自甘弱势的防御状态,时刻提防着解放军居高临下冲下来,自己来不及调动人马。

  印度所挟的地利优势,也并不在于维持大量军队温饱上,其不断地推行移民政策,是比十万大军和60吨坦克更有威力的一张牌。

  不过,移民政策也绝非无懈可击,如果用多拉萨迪亚大桥(DholaSadiya)作为关键词搜索,就会发现除了排列首位的莫迪即将访问的新闻,排列第二位的,是这座大桥在今年年初被游击队袭击的新闻。报道称,1月份有两名警察在引桥施工区域巡逻时被武装分子打死。报道没有提及武装分子派别,但是至少可以看出,当地的治安形势不容乐观,并且武装分子就是冲着大桥去的,他们显然不喜欢这座大桥,以及大桥带来的所谓繁荣和人口翻番计划。

  阿萨姆以及周边地区的居民,无论是从语言、宗教或者长相上,都与次大陆上的印度人完全不一样,所以该地区分离主义势力一直蓬勃存在。比较熟悉的有左翼的曼尼普尔游击队和阿萨姆联合解放阵线(ULFA)。这些游击队或多或少都有分离主义倾向。

  简单说,除非使印度失去整个西古里走廊以东全部七个邦的领土,否则都很难颠覆这种先天地理环境,造成的供应线较短的优势。

  不过从南海填岛开始,不可能的事情正在慢慢发生了转变,事实表明,一旦我国将过剩产能充分运用在起来,让世人看不懂的奇迹还就真的发生了。如果善用这项能力,就可以弥补很多地利上的先天不足,给对手施加巨大且有型的压力。虽然愚公移山的行为,看似缓慢而又笨拙,实则威力巨大,因为在运用这项能力上,我国并不存在可以匹敌的对手,对于建造这样一座很普通桥梁都要庆祝一番的印度,自然就更不在话下。

  中印对峙至今,印度所挟的优势无非就是那几张牌。首先是先天地理环境造就的较短的补给线,这正是对峙长期化的症结所在。

  应对以上两点,并没有捷径可走,无非是“大巧不工”四个字,必须认识到印度拒绝边界谈判所造成的中印对峙,势必是长期化的,所以也无需与之争一日短长。只要运用我们的力量,将世界屋脊上道路建设好,将可以通过多雄拉山口的国产直升机大量生产出来,以及其他诸如此类的事情做好,压垮大象的那根稻草迟早会降临。

  荐:发原创得奖金,“原创奖励计划”来了!品味北京的文化之美,有奖征文一起去记录!

  4.将“商户单号”填入下方输入框,点击“恢复VIP特权”,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。

  4.将“商家订单号”填入下方输入框,点击“恢复VIP特权”,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。



相关新闻:
版权所有:©2019 真人百家家乐 版权所有 真人百家家乐_新浪体育保留一切权利。
地址:山东省青岛市任城区唐口聚兴工业园32号 电话:0537-32086777
友情链接: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../link.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