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品展示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>去印度成长

  露娜家不通火车,我们要在首府古瓦哈蒂(Guwahati)转乘长途汽车。火车到达已是傍晚,我们决定在露娜朋友家借住一晚。

  波丽是露娜在古瓦哈蒂大学读本科的同学。她没有露娜那样好运顺利考上研究生,这一年正赋闲在家,边考研边照顾弟妹。我和露娜每人花10卢比(相当于1.5元人民币)乘坐私营的老式货车从火车站去郊区的波丽家。那辆标准载客5人的车里足足塞进了15个人,车顶还拴了行李,售票的小伙子挂在车外,一只手扒住行李架,一只手到处招揽顾客。乐橙,一路尘土飞扬。

  波丽在泥泞的道路旁等待我们到来。她用手电照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土路上,带我们找到了家门。

  第二天早上不到6点,大家都起床了,在院子里四处忙着。波丽的爸爸是一名在郊区政府工作的水电工,母亲是家庭妇女。10年前,父亲以很低的价格买下了这片郊区土地,自己盖了房子,全家从农村搬迁过来。随着城市化带来的城市扩张,土地价格飞涨。波丽一家虽没有富裕的收入,却还拥有自己的土地,让他们的生活不至于窘迫。

  清晨的古瓦哈蒂上空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雾气,隐约露出不远处起伏的山脉,山前架起一台台采矿机的剪影。从这里南去100公里,就是西隆高原,那里居住着改信基督教的母系部落。波丽和露娜两家都是印度教徒,她们决定利用在古瓦哈蒂的一天时间,带我去看一看阿萨姆两间著名的印度教神庙。

  传说,印度教众神之一的毁灭之神湿婆(Shinva)的妻子萨蒂(Sadi)是一名刚烈女子。有一次,湿婆神受到了侮辱,萨蒂一气之下跳进油锅以示愤怒。等湿婆神把爱妻捞出来的时候,萨蒂的身体裂成了八块,分别落在了印度次大陆八个不同的地方,而代表生育的腹部则掉在了阿萨姆,阿萨姆因此土地肥沃、雨量充沛。相传萨蒂腹部掉落的那个地方,就是如今的卡玛卡亚神庙(Kamakhya)。

  卡玛卡亚神庙在古瓦哈蒂城西,我们先要坐车从郊区进城。坐在四面透风的公车上,就像走在贾樟柯电影的印度版里。正在兴起的城镇,到处是建设、尘土、令人窒息的污染,混乱与希望并存。在一个停靠了无数车辆的环岛下车之后,我们走进了城市的街道,密集的商铺蜂拥而至,人口密度增加,更多的工程和垃圾,更大的灰尘。露娜自豪地告诉我,这里就是古瓦哈蒂城,阿萨姆的首府。

  前几天,尼赫鲁大学来了两位研究印度城市化的欧洲学者。他们希望知道人们为什么以及如何参与到城市化进程,尤其是乡村向中小型城市的迁移。我们换了一辆公车,和每天都走在“城市化”这一伟大进程中的人们一起,颠簸着。贾樟柯电影的镜头不断浮现在脑海,在中国人和印度人的面孔上,看到的是同样的表情。这是一种共有的命运。



相关新闻:
版权所有:©2019 乐橙 版权所有 乐橙AG【真.热门】保留一切权利。
地址:山东省青岛市任城区唐口聚兴工业园32号 电话:400-0549153
友情链接: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../link.txt